疯狂实验:亲身试一次「电车难题」,他们会如何抉择?
分类:C优生活

记住《国王的新衣》寓意,再看「真实版」电车难题疯狂实验:亲身试一次「电车难题」,他们会如何抉择?

总感觉有些童话故事不只是小孩子该看,大人也应当牢记在心,大概,安徒生童话《国王的新衣》(The Emperor's New Clothes)是其中之一。

故事裏的国王受人蒙蔽,以为自己穿着一件华丽的新衣巡游,怎料在场小孩一语道破根国王根本没穿衣服,只是在裸体巡游而已。

如果借用故事的寓意变换成现代智慧,看来,哈佛大学校长德鲁.福斯特(Drew Faust)去年9月向新生致辞的一席话,最适合不过:

「高等教育最重要目标就是,确保毕业的学生能分辨有人在胡说八道。」

福斯特校长的说话,彷彿寄望年轻人像《国王的新衣》那位小孩,知道许多事情的问题所在,洞悉真相(至于甚幺时候指出,更考验人的智慧)。

刚过去的星期五,笔者应邀出席中文大学年度哲学讲座,分享有关「电车难题」(Trolley Problem)给我们的各种反思,还包括未来无人驾驶车带来的法律与道德问题,并偶尔分享感言,期望让观众了解、觉察问题之关键所在。

疯狂实验:亲身试一次「电车难题」,他们会如何抉择?

曾经,电车难题被人利用来嘲弄选择「转轨牺牲一人」必然是残忍的做法,据此狠批他人;或以为难题那个唯一的「标準理解」,是要带出效益主义(utilitarianism)充满问题。(关于「电车难题」牵涉的来龙去脉,由谁人提出及重要争议等等,可参考笔者年初〈是谁残忍?这位法官在判案之前,参考了着名的「电车难题」〉一文)

疯狂实验:亲身试一次「电车难题」,他们会如何抉择?

有时候,这类僵化、偏执的看法难免叫人感伤。一方面,当代先进社会愈来愈重视道德思考,另一方面,我们却很容易在过程中捉错用神,受庞杂的抽象理论影响,无法洞悉问题的本质,看穿国王的假衣裳。

疯狂实验:亲身试一次「电车难题」,他们会如何抉择?

相信当日各位观众最深刻的部分,是笔者谈及「模拟真实版」的电车难题,始终,我们对于纸上谈兵般的解答,早已耳熟能详,一如美国与德国的调查,大部分人就第一重设问——「转辙器难题」(switch dilemma),都会选择使电车转轨;那幺,假如可以模拟真实情境的话,人们到底会如何抉择?倒令人相当期待。

亲身经历电车难题时,是人性的大考验疯狂实验:亲身试一次「电车难题」,他们会如何抉择?

一切源自美国主持人Michael Stevens看似疯狂的构思,要进行一项十分逼真的心理实验,为安全起见,他与两位学者、珮珀丁大学(Pepperdine University)合作与筹组项目,以确保参与者不会因为实验有不良影响:

团队先在真实的火车轨道上拍摄取景,两条轨道上各自站着五位和一位工人(请放心,他们是演员),装作不知道背后有火车失控快要撞过去,其后,以电脑特效合成仿真度极高的影片,再简单搭建一个火车监控室,适当时播放影片;及后,团队安排受试者基本掌握操作,并留心看着监控萤幕,使之相信自己正在面对一次「真实」的火车意外,必须抉择是否转轨。

疯狂实验:亲身试一次「电车难题」,他们会如何抉择?

结果,在七位受试者之中,只有Elsa和Cory选择转轨,我们看到二人面临重要抉择的时候,不但神情紧张,甚或称得上惊慌,Elsa放在转轨「开关」的手不断颤抖(微震),才终于挺住巨压转轨。事后二人接受访问有不少相似的想法,均表示情况紧急,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,不欲看见有更多人伤亡,即使为眼前的一切感到震惊,无论多幺艰难还是决定转轨,因为情况危急必须这样做。

疯狂实验:亲身试一次「电车难题」,他们会如何抉择?

值得一提的是Cory,他回答主持问题时忍不住流泪,感觉似在六个家人之中抉择生死,心情久未平伏。

反之,其余五位受试者最终选择不转轨道,影片反映他们稍稍未如Elsa、Cory那幺神情紧张,却依然感到焦虑不安。期间有人呆坐直至结束,有人离开座位希望能即时找人代她抉择,最终他们再三犹豫还是未能做决定,直至实验完结。

疯狂实验:亲身试一次「电车难题」,他们会如何抉择?

事后五人接受访问,他们都知道意外极可能造成更多人伤亡,但事后解说不尽相同,例如有人认为应该要转轨,然而临拨动开关的前一刻,才知道自己原来做不到(他分享时神态相对轻鬆);有人正在犹豫自己是否有权责转轨;有人则说预计轨道上的五人会觉察有火车撞来,懂得自行离开,所以没有转轨。

疯狂实验:亲身试一次「电车难题」,他们会如何抉择?

这项实验非常具意义,即使它有不足之处。譬如,我们不难注意到参与实验人数严重不足,仍未能知道人们面对抉择的普遍心理,而且,熟习「转轨开关」的时间短暂,究竟对受试者最终抉择影响有多大?这些我们必须考虑在内。

跌破眼镜:大部分人其实「僵住」难以抉择疯狂实验:亲身试一次「电车难题」,他们会如何抉择?

不过总体而言,实验有助我们深刻理解人们在面临「危急情况」之下,实际反应以及事后解说如何。真正做抉择时,根本没有人存心以「效益主义」为依据,也没有人认为纯以数量看待人命是应该的。

与此相反,无论他们是否让火车转轨,期间均流露惶恐或焦虑,而决定转轨的Elsa和Cory,更是异口同声形容情况叫人逼不得已,存心希望减少人命伤亡,抉择一刻非常大压力,儘管二人抉择涉及牺牲一人性命,却远远谈不上有任何残忍、冷血的念头。早在实验之前,神经科学家Aaron Blaisdell估计当电车难题真实发生一次,人们通常紧张得「僵住」,难以冷静进行抉择,他的推测应验了。

疯狂实验:亲身试一次「电车难题」,他们会如何抉择?

过往,尚有一部分人深信,仅仅是因为一个人抱持「不合符道德理性」的想法,才会在回答「转辙器难题」时,让电车转轨,等于站在效益主义的立场,无情地根据数量作出道德抉择。现在我们经已明白,这种看法并不正确。人们只是按照实际情境进行抉择,完全不是为了捍卫某种主义,或纯粹按照某种主义作道德抉择。

事实正好反映,为何绝大部分的人都认为在「天桥难题」(footbridge dilemma)中,不应该推胖子下桥,在如此情境之中,他们才不会苦恼「是否应该贯彻效益主义」等想法。显然两重设问的情境不同,人们的判断和抉择也随之不同。

尝试逐个「部件」拆解问题,有助洞悉真相疯狂实验:亲身试一次「电车难题」,他们会如何抉择?

还记得在讲座中后段,笔者贴出一幅经过修改的图片,说明一旦把轨道上被绑住的人,换上不同的人物或身份,对难题的思考或判断,随即添加了更多两难色彩;那时候,部分观众脸露惊讶神情,大概他们之前完全忽略了「想想」轨道上的人是谁,赫然觉察到它的重要性。

这确是颇为重要的思考方向,一方面,我们做艰难抉择时应该知道愈多愈好(务求掌握更多资讯),另一方面,犹如把一个问题拆开一个个「部件」,细看它如何组成,逐点思考一番,便会明白在第一重设问的「情境设置」,其实我们连即将决定谁人的生死,通通都不知道,无可避免把生命数量纳入考虑之中。遗憾有部分人忽视了追问这些细节,过于概括地看待难题,亦更易激化不必要的争辩。

(还记数年前极少人主动问及轨道上的人,后来,因为Trolley Problem Memes facebook专页才改变了人们看法)。

难怪,当大卫.艾德蒙兹(David Edmonds)跟彼得.辛格(Peter Singer)谈及电车难题时,辛格担心人们困在这些问题之中,「哲学(或许)沦落到解答棋谜的地步⋯⋯但是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」(“philosophy … to the level of solving the chess puzzle…..there are things that are more important.”)

我们都知道,电车难题红遍全球的其中一个推动力,是麦可.桑德尔(Michael J. Sandel)在网络公开课,藉此延伸探讨「义务论」(Deontology)、「效益主义」的差异,主要是出于教育、讲学需要,无意设定框架规限人们必须二择其一思考问题,并非要人们选取某套铁定确当的理论,然后「彻底划一」套用在「所有情境」之上;然而,放诸现实世界,有些人难免陷入二分、对立的思想困惑之中。

疯狂实验:亲身试一次「电车难题」,他们会如何抉择?

实质上,不管是谈虚拟抑或真实个案,强调身处「什幺情境」对讨论道德议题十分重要,尤其电车难题已预设在极端、危急情况,而针对「道德困境」作出合符人性与理性的抉择,最适切判断对错的道德原则,应聚焦在「双重效果论/双重效应」(Doctrine of Double effect)的几项重要原则:

    虽然行动带来恶果是可以预见的,但当事人意图达成善意而非恶意;在达成善意之同时,没有其他行为可避免恶果的出现(判断)行动带来善果至少需与恶果相当。

简言之,「双重效果论」的重大要点,就是看一个人在特定情境之下(如道德困境,预视有不好的结果出现),要确认他抉择行为的「意图」,是否没有其他更好的做法,同时预期抉择能促成较好的结果,从而判断箇中的对错得失;而比较两重设问的道德思考,转辙器难题不涉及谋杀,在该情境之中转轨是道德上可接受的做法(可参阅茱蒂斯.汤姆森(Judith Jarvis Thomson)在〈The Trolley Problem〉的分析)。

先充分了解,有助减少妄下判断疯狂实验:亲身试一次「电车难题」,他们会如何抉择?

总之,面对複杂与充满变数的现实世界,先了解「特定情境」,再去判断怎样的原则有助我们批判事理,这是非常重要的思考方式。

一如哲学家雨果.亚当.贝铎(Hugo Adam Bedau)在着作《道德抉择的艰难》(Making Mortal Choices)中,透过析述三个重要案例,为决疑论(casuistry)平反:

「近三百多年来,决疑论一直背负着恶名,在批评者眼中它显然是一套愤世嫉俗且诡辩的策略,目的就是要让人能够为所欲为。⋯⋯我曾经也这幺以为,但是现在我所了解的并非如此。

⋯⋯『决疑论』这个词源于拉丁文casus,意思是『案件』,主要用于指称研究涉及一种以上(也或许没有)已知道德原则的『良心案』(cases of conscience)。

更概略地说,决疑论是採取『个案研究法』,将道德思考运用在道德行为人(moral agent)需要做出决策与行动的问题上。顾名思义,决疑论者就是善于运用这种思考方法的人。」

疯狂实验:亲身试一次「电车难题」,他们会如何抉择?

贝铎所说的思考方法,也可以说同时具备「情境的理解力」:透彻掌握一个情境进行理性抉择;所谓「按情况而定」,对于法律界人士简直如常识一般,人们藉由法庭逐一审理案件,谨慎检视证据、传召证人,这是文明制度的重大价值所在。(待续⋯⋯)

延伸阅读:

    法学教授提出闻名奇案:被困山洞为免饿死,随机吃掉一人可以吗?「是你见死不救」(上)——极端情境下食人、杀婴未必有错?「是你见死不救」(下)——极端情境下食人、杀婴未必有错?是谁残忍?这位法官在判案之前,参考了着名的「电车难题」恶搞「电车难题」facebook专页火速走红:一个玩烂后的启示惹火的道德心理学(上)︰科学可以研究道德?惹火的道德心理学(下)︰你未够善良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