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字游行.葡萄牙】甘疏,小心易碎
分类:V漂生活

【字游行.葡萄牙】甘疏,小心易碎

看真这片海岸风景,原是苍凉残酷。
【字游行.葡萄牙】甘疏,小心易碎
日光穿过疏落的羊齿植物和芒草,照出灰蓝的光影。
【字游行.葡萄牙】甘疏,小心易碎
此地景非常脆弱,沙尽是随风由沙滩游移至此。

七月决定到葡萄牙,可能因为小时玩的航海电脑游戏,永远由里斯本出发,又或葡萄牙在欧洲人之间也渐成热门渡假选择,然而人总贪心,想看未曾听闻的地方,误打误撞预订了两晚碉堡酒店。七人车驶离里斯本机场,司机是轮廓鲜明的中年女子,她说几年前来过香港,也顺道过境澳门。是的,澳门像里斯本。里斯本的交通愈来愈坏了。我们在日渐挤塞的公路上转了几圈,又穿过外地人的夏日别墅区。她说,我想妳们会喜欢这里。

甘疏堡垒是座淡黄的建筑,方方正正像个沙堡,中庭放了一些沙发和植物,孤独的鹦鹉在笼子间中哼叫两声。我们随穿着整齐的侍者走一圈,翻新过的墙壁,几件古典装饰,让人无法分辨年代,只是酒吧和餐厅还有残留的殖民味道,妻说,那些沉重的木椅,跟旧时澳门古堡酒店一样,而又或者,殖民是我们的记忆。

那一夜我们往看海的餐厅,看夕阳徐徐落下,蟹沙律竟有柚子的味道。

早餐时间,大厅交叠各种西欧和北欧语言,不时夹杂美国口音;外面皮肤黝黑的男人走在悬崖边缘,在几近尽头的位置架起鱼鈎,鳞光勾出他粗糙的身影,视线攀过崖边的石头,光鲜的堡垒之下,一道废弃的战壕隐没在青苔之间。长大在太平日子,对碉堡毫无概念,终于看真这片海岸风景,原是苍凉残酷。我们想像中的南欧阳光海滩,现实风急浪高,脑中闪过战争纪录片,士兵登岸的惨烈画面,翻查资料,倒是60年代《铁金刚勇破雪山堡》在此取景,电影中的沙滩和浪声依旧,此刻再无英雄救美的戏码,只有观光客和本地人躺下稍息;没有穿银色晚装的女郎,而小麦色皮肤的年轻女子,着一套灰色的滑水衣,教几个孩子冲浪。两三个外地人如我,只在浅水处站住不动,难以前行,海浪毫不留情拍打皮肤。这海的另一方,我在电脑游戏早就远航看过,但眼前无边的蓝,却让知识和经验也失去作用。

甘疏说是小镇,其实更像一条橄榄枝——海岸旁边一条双程公路,两旁零星几间高级餐馆,海滩上也只得一间小卖店,老人不谙英语,我点了酒,她只微笑,收下欧罗,从残旧的雪柜取出白酒。观光客来来去去,老人递上不同的酒。日落的时候,几个年轻人和孩子,向老人用葡语闲话家常,当中一人走进小卖店帮忙收拾,另一少女则披着一面巴西国旗,在夕阳之下。至于公路旁的餐厅,经过两天味道都渐雷同,只记得一个子小小的侍应,他见妻不喝酒,就用仅有的英文推介一种草本茶,形容像个谜语:植物的根长长,长在泥土中。我们不明所以,茶来了,原是一片饱满的姜,妻说这是「gin-ger」,侍应说,ginja吗?Ginja是种果酒,很甜很甜,我的妻子常常喝。他左顾右盼,偷偷给我倒了半杯。

吃喝以外,风这样大,结果我们都只能遥遥看海,妻却说她宁愿看海,海岸另一边的沙丘保护区,就似往日她惧怕的加州沙漠,和不见尽头的公路。结果我只一人走到这个名为「嘉米娜」的沙丘,放眼四处,皆是荒野,广漠之上却筑起一道道瘦长的木桥,四处又有木牌警告:此地景非常脆弱,沙尽是随风由沙滩游移至此。半空走廊包围保护区一圈,人无法迷路,也无法踏入沙丘半步,间中有分叉路,但也殊途同归,反而鸟群自由飞翔停留。欧洲夏季的太阳久久不愿离开,日光穿过疏落的羊齿植物和芒草,照出灰蓝的光影。保护区边缘有一间小食店,只卖些简单的糕点和三文治,另有沙丘植披的资料展示,我点了一杯自由古巴,甜水和酒精。后来发现,资料却没有提起,海边的酒店和餐厅,改变风沙的流向,于是沙丘每年往南和北扩散十米。

这是片脆弱的风景。

碉堡的酒吧夜晚直播世界盃赛事,音量调得颇低,观众都是中老年人,没有国旗,没有叫嚣,冷静得如像重播上届比赛,倒是七月最魔幻的事情了。见到房间天花的石刻,依稀忆起往日读过的小说,不禁想到,这座碉堡,这个海岸,为何失却灵光?有时我甚至忘记,这是座17世纪的古老建筑,误以为是远方澳门搭建的场景。最后一天,我们再吃同样的早餐,瞧见经理教导新来的侍者,年轻的她战战兢兢,往所有人的杯子里添上咖啡。几个头髮花白的欧洲人,已经开始喝酒。搁在果汁旁边的汽酒,粉红的酒看似梦幻,气泡从玻璃杯底缓缓涌上,等上这几天才尝一口,可惜还是太甜了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